外國垃圾焚燒廠與當地居民的和諧相處之道
日期:2017-08-22  來源:新華網

“垃圾圍城”已成為城市發展的一大難題,焚燒是各國廣泛采用的一種處理方式。然而,“應該建設垃圾焚燒廠,但請離我家遠一點”,這一所謂“鄰避困境”在不少國家不同程度存在。

新華社記者走訪了柏林、維也納、東京、大阪等城市的垃圾焚燒廠及附近居民,近距離觀察這些焚燒廠與當地居民和諧相處之道。

1.改進凈化技術

公眾對垃圾焚燒廠的擔憂,主要是對垃圾異味及焚燒過程中二噁英等污染物排放的擔憂。在采訪中了解到,自上世紀末開始,許多國家改進了焚燒過程中氣體凈化的技術和硬件。目前在技術上,焚燒產生二噁英等污染物的排放完全可控,異味問題也大為改觀。

日本90%的二噁英由垃圾焚燒產生,因此在改進垃圾焚燒設施上下了很大工夫,取得了很多成果。以大阪市垃圾焚燒廠大正工廠為例,廠區內沒有令人作嘔的異味,因為工廠先用抽風機將垃圾產生的異味抽走,然后利用空氣預熱器加熱到150-200攝氏度后再送入焚燒爐。由于爐內的高溫,異味都被分解了。

為了避免焚燒時產生二噁英,焚燒爐通過850-950攝氏度的高溫使垃圾實現完全燃燒。焚燒過程中的粉塵用電氣集塵器吸附,排氣通過洗滌裝置洗凈,其中的二噁英利用活性炭吸附,再經過過濾式集塵等裝置處理,符合安全標準后才能排放。可燃垃圾焚燒后最終形成的灰燼只有原來體積的二十分之一,而收集到的含有二噁英等污染物的粉塵則利用藥物進行無害化處理,與灰燼一起運到大阪灣填埋。

位于奧地利維也納市區多瑙河岸的施比特勞垃圾焚燒廠于1992年完成改造,工廠解說人員巴雷施介紹,通過改造,垃圾焚燒廠采用了最新技術和設備,確保整個設施在環保和能效方面走在世界前列。

巴雷施認為,對排放物進行嚴格監管也不可或缺。技術檢測監管部門和維也納市政當局定期對工廠進行檢查,包括一年一次必須關閉垃圾焚燒爐的例行檢查。另外,檢測機構還對工廠廢氣凈化的各個環節進行排查,并對排放的廢氣進行有害物質檢測。結果顯示,實際排放的有害物質大約只有允許排放值的10%。

巴雷施舉例說,夏天,他經常接到附近居民電話,問為什么不焚燒垃圾了,因為看不到有煙從煙囪冒出來。他回答說,焚燒爐在正常運轉,但排出來的主要是水蒸氣,氣溫高的時候,的確是看不見的。可見,排入大氣的廢氣已很干凈了。

2.余熱循環利用

為了提高垃圾焚燒的能效,利用余熱發電供熱是目前普遍做法。尤其在一些歐洲國家,垃圾焚燒甚至產能過剩,需要進口垃圾用于發電。資料顯示,荷蘭每年用于焚燒發電的垃圾缺口約100萬噸,瑞典約80萬噸,吸引了一些垃圾處理費用較高的國家向這些國家出口垃圾,即使補貼運費也愿意。

據介紹,施比特勞垃圾焚燒廠每年焚燒25萬噸生活垃圾。垃圾經兩個焚燒爐燃燒后,產生的廢氣被導入一個熱交換裝置,產生蒸汽,再進一步被用于遠程供熱和發電。整個焚燒廠可為6萬多戶居民供暖。

建在德國柏林西部胡雷本地區的一座垃圾焚燒廠與附近的發電廠合作發電,焚燒廠向發電廠提供水蒸氣。此外,該廠垃圾焚燒后的殘渣可作為建筑材料出售,從爐渣分離出來的金屬還可以賣錢。

截至2012年的數據顯示,日本全國共有1188處垃圾焚燒廠,其中780處焚燒廠設有余熱利用設施,占總數的65.7%。除利用余熱提供廠內所需暖氣、熱水外,還向廠外的游泳池等設施提供溫水和熱能等。在東京,很多垃圾焚燒廠都設有溫水游泳池,附近居民可以享用。

3.信息溝通共享

談到如何打消垃圾焚燒廠周邊居民的疑慮,巴雷施說,首先要讓居民知情,讓他們知道垃圾廠不會向空氣釋放有害氣體;其次是讓他們親身感受,用鼻子聞聞看,這是更直觀的體驗。例如,施比特勞垃圾焚燒廠定期出版自己的報紙,免費發放給周邊居民,解釋焚燒廠具體在做什么,實施了哪些改造。垃圾廠還邀請居民實地參觀,在參觀過程中解答居民疑惑,讓居民了解到,在市區運行大型垃圾焚燒廠的積極意義。

在參觀這座垃圾焚燒廠時,巴雷施說,他每天要承擔3-4次這種形式的參觀講解任務。目前多數居民對垃圾焚燒廠上述做法反應積極,覺得這個焚燒廠既現代又環保。

日本垃圾焚燒廠也會經常向市民開放,讓市民了解工廠的工作情況,并培養垃圾分類意識。此外,日本焚燒廠還會通過面向公眾的電子屏幕實時公布污染物排放數據,用實實在在的數字化解市民擔憂。

4.周邊居民淡定

在東京這樣的大城市,23個區中的多數區都有一處被稱為“清掃工廠”的垃圾焚燒廠,有的區甚至有兩座。高大的煙筒就矗立于繁華市中心,與居民區相安無事。以目黑區垃圾焚燒廠為例,附近是很高檔的住宅區,工廠高達150米的大煙筒甚至成為地標建筑。田道小學就緊挨著工廠,家長并不會擔心孩子的健康受到影響。

東京都練馬區居民小島惠介紹,她以前租住的房子靠近練馬區垃圾焚燒廠,但房租絲毫不比其他位置便宜,在工廠附近還建有公園,是游人休憩的地方。

在距離柏林胡雷本垃圾焚燒廠約1.5公里處有一家名為“皇家莊園”的餐館,老板扎爾茨貝格爾已在這里經營了整整30年。他毫不介意自己的餐館距離垃圾焚燒廠如此之近。“它早在上世紀60年代就在那里,沒有異味,也不會爆炸,沒什么好擔心的,”扎爾茨貝格爾說。

他認為垃圾焚燒廠并未對空氣造成多大影響。他指著餐館斜對面的德國技術檢驗協會的辦公室說,那里的工作人員會檢測垃圾焚燒廠排放的廢氣,然后把檢測結果上報政府監管部門,“我記得他們測出的污染物含量很低,不比汽車尾氣臟”,相比車水馬龍的市中心,這里的空氣反而要“好得多”。

扎爾茨貝格爾承認,可能會有一些人對垃圾焚燒廠持反對態度。但在他看來,焚燒是處理垃圾的好方法,既能發電又可供暖,變廢為寶的同時,大大節約了自然資源。由于靠近焚燒廠,當地供暖費也比別處便宜一些。


腾讯分分彩开奖采集